才能让老有所养从愿景走向现实

2017-02-10 07:26

据统计,目前我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达23万,而持证养老院的入住率仅在70%左右。其中,规划可容纳百人的牟家村颐养园,实际入住人数仅有20名左右。

而在定安中路一家登记在册的民办养老院,负责人薛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有12个护工照料50多位老人,其中20多位不能自理。看到河南老年公寓火灾的事,我们也在自查,并配合有关部门进行整改,发现问题一定会及时解决,杜绝隐患。

周边居民告诉记者,入住这家养老院的不少是周边打工的流动人口家的老人,贪图近、方便,也不管老人住得好不好,有地方去就行了。

荷兰:荷兰政府鼓励所有老年人居住在自己家里。无论是老人拥有房产还是租房,国家都会在其偿付能力基础上给予不同程度的资金补贴。对于完全失去自理能力或者患有严重疾病需要有人专门护理的老年人,养老院成为荷兰养老体系的集中保障。

一间贴着办公室标识的房间,一中年女子正紧盯着电脑上的股票走势。你们家什么人想来?年纪多大?有什么毛病?见来人,她熟练地迸出一串问题。摸清了客户的大致情况后,她才正式介绍:我们这开了8年了,一二层养老、三层出租,现在住着21位老人,连我们夫妻俩一共3个人在护理。把老人送到我们这里来,你绝对放心好了。

美国:最为人们熟悉的一类养老服务是护理服务设施。除了一日三餐、个人照料等服务,更关键的是可为那些不需要住医院、但有更高护理需求的老年人提供长期专业级别的医护服务。设施内配有医疗人员值班,也分别受到联邦或州政府的认证、监督甚至定期检查。值得注意的是,这类设施服务价格不菲,但也是接受美国政府医保项目资金的大户。

上周,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10位老人,其中8位认为膝下有子女照顾,或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可以支撑,不考虑进养老院。我有房子,有老伴,身体还算可以,买菜烧饭都不是问题,孩子们每个月也会抽空回来看看。实在不行了,在家请个保姆也可以过下去。花东社区68岁的邓阿姨告诉记者。她表示,像自己这一代人,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还是很深,养老院,有点接受不了。

而在东片某镇一农村社区,也有一幢隐蔽在民宅中不起眼的两层小楼,里面住着10多位老人。都是附近的农村老人,没有养老金,子女收入也不高。我先是帮他们看看老人,最后发展成了现在的规模。该黑养老院负责人表示,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式养老公寓每个镇或多或少存在,每月的费用在600元到1100元之间。

位于湖塘镇淹城社区的夕阳红康乐中心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公办养老院。在这里,每个房间都安装有烟感探头,每层楼都有带无线发射功能的火灾报警器和灭火器。

夕阳幸福何处安放?

日本:有大量与老年人有关的养老设施,包括可以利用护理保险的特别养护老人院和护理老人保健设施,以及民间运营的收费老人院和带服务的老年人住宅等,服务内容、居住目的、入住条件等各不相同。

负责人赵红告诉记者,中心目前住有350多位老人,其中近300位都是不能自理的。我们一方面以完备的消防硬件确保安全,另一方面以扎实的服务软件来加强管理,尽己所能让老人们享受最有品质的晚年生活。

75岁的孙奶奶半年前住进了一家公办养老院。我是主动要求住进来的。孙奶奶告诉记者,女儿家的条件很好,为了让女儿专心工作赚钱,她下了决心住进了养老院。我刚住到这里时心情很差,也不愿意跟别人交流。如今半年了,稍微好一点吧。我留在这儿只有一个理由:让我姑娘放心。

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老年人口大国。目前我国老年人口正以每年1000万的速度增加,预计到2050年,每3到4个中国人之间就将有一位是老年人。 而养老院目前已经成为不少老人的“落脚处”。可是,就在十天前,福州痴呆老人张水生从养老院走失,流浪9天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再次引发了社会对于养老院的关注。近年来全国各地不时曝出的“养老院悲剧”,让人们不断追问,老人距离“稳稳的幸福”还有多远?

举个简单的例子,给老人倒痰盂。我们规定,每天早晚各收集一次,冲洗完后必须浸泡消毒水除菌,再进行晾晒。赵红介绍,包括抹布在内的清洁用品以及床单、被套这样的生活用品,都要在消毒液中浸泡半个小时,曝晒、晾干后才能再次使用。

花园街大桥往北200米左右,道路西面一栋独立的三层小楼,就是一家无证的黑养老院。日前,记者对其进行了暗访。

黑养老院因为有市场所以存在着

记者调查后发现,几乎所有黑养老院都隐藏在民宅中,并有这样几个特征:光线阴暗,房间卫生条件差;一个人要看护多名老人;无论有无病史,交钱就能住。

《中国青年报》一项调查显示,超七成青年认为照顾父母力不从心。不久的将来,我国一对夫妇至少要承担四老一少甚至八老一少的赡养和抚养义务。随着家庭赡养功能的日渐弱化,养老院养老模式将成为普遍现实。

沿着狭小得只容一人通行的走廊,记者看到,一层除去简陋的公厕和厨房,还有8个房间,每个房间10平方米不到,住着23名老人,阴暗潮湿,还传出一阵异味。屋外有个小小的明堂,一条坡道弯弯曲曲通往二楼这里还有4个房间,但只有一间有两位老人入住,其他都被用来堆放杂物。而整栋楼就门口有两个落满灰尘的灭火器,不见其它应急防灾设施。

持证养老院尚有不少床位空余,可阳光的背后,还有不少黑养老院,它们以低廉的价格和就近的服务,成为了不少老年人的选择。

当记者提出想先看下养老院相关资质时,这对夫妻当即表示:暂时还没有。

据了解,目前,夕阳红康乐中心以1名护工看护3位老人的比例来设置,所有护理项目细化并制定标准流程。

21家持证养老院状况良好

日前,记者跟随有关部门,对我区部分养老院进行走访,发现各家条件良莠不齐。据官方统计,目前我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超过

夕阳幸福何处安放?要真正实现老有所养,就必须探索多元化养老模式,以满足老人差异性、个性化的养老诉求。常州大学史良法学院社会学博士尚金萍说,当前,虽然持证养老机构撑起了全区养老事业的半边天,但黑养老院屡禁不止,我们也要正视其背后存在的客观因素。她表示,对于大多数老人来说,入住养老院最关心价格和离家距离两个问题。当前,在市场化机制下,养老院的价位和老人的退休金之间存在着较大差距,只有降低养老成本,为老人养老提供更为便利的条件,才能让老有所养从愿景走向现实。涨知识:国外养老什么样

但实际上,在很多老人的内心深处,再没有什么比儿孙绕膝更幸福。

不怕有关部门查处吗?也查过,但我们都很隐蔽,难发现。我们也想合法化,但办证照实在太烦了。一黑养老院负责人说道。

记者从区民政局了解到,开办养老院需要有三证,分别是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和餐饮服务许可证。目前全区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持证养老院有21家,其中16家公办,5家民办,共有约6000张床位。

这其中包括了像夕阳红、金东方这样舒适型的,也有乡镇敬老院这样基础型的。区民政局救助救灾科科长徐旻向记者介绍,每月的收费标准从一两千到四五千元不等,可供不同需求的市民选择。

加拿大:最为普遍的是各种档次的独立生活老年人公寓,接收的住户是生活能完全自理的退休老人。这类老年人公寓楼中除了一般公寓楼所拥有的私密生活空间和各种锻炼活动设施外,还提供医疗监测和应急支持、餐饮、清理房间、洗衣、组织社交和娱乐活动等老年人所需的服务

据了解,1999年,国家颁布的《社会福利机构管理办法》明确将民政部门作为养老机构的审批单位,将卫生与消防两个部门的审批作为前置审批要件,只有这两个审批通过,民政部门才能通过养老院的最终审批。而2013年7月份,根据相关文件,我区对于养老院的审批标准再次进行调整。截至目前,没有一个申请人审批成功。

新加坡: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体系首要功能是养老保障,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医疗保障和住房、子女教育等功能。一般家庭养老主要靠老人自己的公积金,也有少数是老人住房的反向抵押,即将住房抵押给政府,换取每月支取的款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