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于优裕的生活

2017-01-01 23:22

小说女主人公陈玉姝和男主人公柯正华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玉姝既欣赏正华正直善良人品好,有责任感有担当,多才多艺积极阳光,也赞佩他有创业精神,能坚持正义不畏艰难,还帮助村里困难户脱贫。正华欣赏玉姝总能理解他的心思,坚定地支持他,还常安慰他疏解他的情绪,与他同理想共命运,他觉得只有玉姝能与他心灵相通。两人相知相惜,双方都清楚为什么爱对方,爱得刻骨铭心。他们如果结合,无论顺境逆境,都会不离不弃。只可惜玉姝父母羡慕年轻的乡副业办副主任杨志远有地位能赚大钱,能帮她家快速赚钱,极力反对玉姝与柯正华交往,力促她和杨志远结合,造成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悲剧。

正华对亚娟的纯朴、诚实、善良也有好感,一度感动于她的真诚和执着,但他不愿做权力的公媳妇,最终作出了理智的选择。假如两人结合,亚娟即使会对正华百依百顺,两人心灵也很难沟通。在原则问题上,她也会因为好心而惹恼他,会随时发生矛盾,两人的精神也要经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没有理性陪伴的爱情盲目缺少方向,不是真正的爱情。缺少理性分辨的婚姻,如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台词中所说:就像火吻火药,在狂暴里产生也将在狂暴里结束。作家通过这几个人的爱情描写,提醒年轻人:只有相互真正理解心灵相通,那种最高形式的爱,味儿才浓烈、醇厚、丰富,才会有真正的幸福感;否则,便只能是低俗的原始刺激。作家在小说中写了柯正华的感悟:这世上,绝大多数人择偶只有共性评价,大都缺少个性的具体的分辨,相处时注重感性,难有心灵与心灵的沟通,难有灵魂深层的契合;不少人相信那种爱不需要理由的理论,否定理性分辨,单凭盲目的感觉和狂热的冲动,才会有许多靠亲情维系的没有爱情的婚姻,又长期承受着伤痛,甚至会相处好,共处难而婚姻破裂。因此劝诫人们,首先要树立正确的情爱观和婚姻观,不要满足于直观感觉,要发现支配事物发展方向的隐蔽的本质部分;情感需要与理性为伴,家庭才可能牢固和幸福。

《梨花梦》是著名作家陆涛声先生的长篇小说新作,讲述了上世纪80年代江南水乡年轻人创业、爱情和婚姻故事,是一部青春励志和现实主义爱情小说。作家通过多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和曲折动人的情节,展现了苏南农村前期经济改革的面貌,反映了价值观剧变中青年农民对人生意义人生价值的认识和选择这些重大而又深刻的主要方面,已有几位论家评说。我则从作家描写的青年男女爱情婚姻角度,谈些自己的认识。

读完小说,掩卷回味,感觉作家怀着一颗温柔的心,宽容谅解,关切女性命运,是在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做温暖的教诲。我猜想,正华的情感或许就有作家自己的人生体验和理想,很多男人修炼一辈子也不会达到这种境界。作者把经验和认识写进小说,是对年轻读者的殷切希望,是怀有大爱。这部小说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和感染力,能与读者的心灵进行深入交流,并作引导与规劝,正体现了五四文学的启蒙精神。

玉姝经生死之劫离婚后吸取了惨痛教训,对待新结识的林家欣的感情便慎重、理智得多了。她接受林之前反复思考两人存在的各种差距,接受后依然处处谨慎对待,保持冷静持重。尤其是当林家欣当局长的父亲安排她进事业单位时,她更反复斟酌认真权衡,虽经一番犹豫,最终依旧选择了自己热爱且初见成效的服装事业,摆脱了对权力的依附,她以理智战胜了感情冲动的盲目性,坚持了自强自立,维护了尊严。

小说还侧面描写了小百灵和柯耀华的爱情。两人互有好感,但因小百灵客观条件与耀华存在差距,耀华犹豫不决。小百灵勤奋好学,以自强上进缩小与耀华之间的差距,耀华终于接受了她。小百灵对耀华的追求,是理性地认识到两人心灵和精神上有根本共同点,他们日后爱情、婚姻都会相对牢固和持久。

村主任的女儿李亚娟也一直喜欢柯正华,但她对柯正华的爱是凭感觉,是对他的优秀和有出息产生的好感,并没有真正理解他的情怀与抱负,更没认识到他自尊自强的人格的宝贵,是跟着感觉走,带有盲目性。她天真地以父亲的权力可以佑护他创业为资本,想以此换取他的爱,实际上是单纯不成熟的,也是盲目和肤浅的,是对真爱缺乏理性认识的典型。

年轻男女在选择爱人时,切忌单凭眼缘凭感觉而浅薄盲目,更忌羡财慕位而失去理性。理性的核心是:明白爱对方的什么,长期生活能否心相连而长久恩爱,遇到挫折时能否同舟共济勇于共担当;应在客观条件之外,多深入观察对方的人品德行及具备的素养和内涵。不要过分相信激情拥抱时的山盟海誓,更要避免热恋时的冲动行为。一时的盲目冲动,可能会给心灵留下永久的创伤而遗恨终身。

而玉姝心地过于善良,对杨志远缺乏警惕,因他帮助她父亲销树苗救急而心生感激,对他言谈举止也产生良好印象,有一些好感,对正华的告诫就没在意。她和正华闹别扭时,中了杨志远的圈套,被他占有了身体。她非常痛悔,向柯正华坦白请求原谅,柯正华却一时接受不了不能谅解。玉姝迁就父母嫁给了杨志远。婚后她曾一度迷失,满足于优裕的生活,对杨志远百般迁就以维系婚姻。她对杨志远一直凭直感,被他的表象蒙蔽,最终忍无可忍而轻生。这都是没有理性思辨和认识造成的。